站长之家 - 站长资讯 - 站长新闻 - 何仙姑夫获2260万A轮融资 短视频洗牌期如何突围

何仙姑夫获2260万A轮融资 短视频洗牌期如何突围

2017-10-20   来源:中国站长之家网友   网络编辑:www.zzvips.com   查看评论
28日上午,何仙姑夫正式宣布获得由清科岭协基金领投、华盖文化基金跟投的A轮融资,投资金额达2260万,估值1亿。 何仙姑夫是一家PGC互联网视频内容制作公司,旗下主要有《麦兜找穿帮》《妹子说热剧》等专注恶搞吐槽的品牌栏

28日上午,何仙姑夫正式宣布获得由清科岭协基金领投、华盖文化基金跟投的A轮融资,投资金额达2260万,估值1亿。

何仙姑夫是一家PGC互联网视频内容制作公司,旗下主要有《麦兜找穿帮》《妹子说热剧》等专注恶搞吐槽的品牌栏目。据创始人刘飞介绍,何仙姑夫至今制作出品的视频在1000部以上,全网平台粉丝订阅量为500万,其中公众号粉丝近70万,出品视频的全网播放量达30亿。

与此同时,何仙姑夫也是一名网红。在新榜今年3月首发的网红排行榜TOP100中,何仙姑夫排名第九,排在前面的是自黑小公举艾克里里,身后站着穿搭红人张大奕。与这两位的爆红时间相比,何仙姑夫似乎更称得上老牌网红。

早在网络视频发展初期,就有很多人认识了这位执着于搜罗穿帮镜头、吐槽热播剧的逗比博主。但没想到,真正的何仙姑夫刘飞竟是个名副其实的90后,艺术系毕业,圆脸,资深杰迷。

“原来你是90后啊!”

“所以我看着很老4不4(这就很尴尬了)。”

“只是因为觉得何仙姑夫当网红很多年……”

“没事,我早已习惯了。”

● ● ●

一个好的时代要来了

2011年,刘飞还是一名大三的学生。就读于山东传媒职业学院艺术系电视节目制作专业。

那年优酷推出全网首档互动节目《让口水飞》,征集创意视频,刘飞第一次用“何仙姑夫”这个名字制作上传了一支搞笑视频。

为什么叫何仙姑夫呢?这背后还真没什么故事。“这个问题真的每次都有人问(笑)。你要做这个肯定要让大家知道这个是谁做的,又不能用真名,还要符合视频搞笑恶搞的调性,何仙姑夫就很逗比。”

何仙姑夫,融资,短视频

视频内容听上去很简单,刘飞将《乡村爱情》里一些打架画面剪到一块,配上了一首比较有网感的歌。但出乎预料的是,这支视频在不到一周的时间突破50万点击量,刘飞也因此拿到400元奖金。

当时视频结尾附上了刘飞的QQ号,很快就有几百个添加好友请求。这实际上成为刘飞人生事业中交出的第一份答卷。

《让口水飞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更新,刘飞发布的视频连续数月占据榜首。刘飞也从简单的剪辑拼接,慢慢加入个人原创,比如创意配音、创意改编。

2012年,正值杜甫被网友恶搞,刘飞制作《别再画了》跟进热点,一度被评为“2012十大搞笑视频”,进一步佐证了他的恶搞天赋。

“当时的视频网站和社交媒体还是有明显分隔,不像现在这样视频社交化,网络视频也没什么人关注,甚至被看不起,觉得很low,我自己也是感兴趣才做的。”刘飞回忆说,当时他的业余爱好就是做网络视频,喜欢研究粉丝喜欢什么样的视频,以及一些点赞评论数据。

“2013年,很多视频网站开始有分成,我们也有了一个月几万块钱的商业收入,这让我开始思考,这个是不是可以当成事业来做?”在做了将近一年的电视节目编导后,刘飞还是下定决心,成立了何仙姑夫工作室,开始从单打独斗进入团队化运作,视频内容也开始节目化,主打内容依然是穿帮和吐槽。

▲麦兜趣评《璀璨人生》穿帮镜头,这支视频仅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就达2290万

从2013年到2014年,视频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,视频网站纷纷推出各自的主打战略,视频行业逐渐进入BAT“三国杀”局面,原创PGC的地位也得到提升。

与此同时,微信等社交媒体开始影响到越来越多人的生活,自媒体、内容创业等概念浮出水面。

在2011年的新闻报道中,中国在线视频行业的市场规模为62.7亿元,到2015年就已超过400亿。

刘飞预感到,一个好的时代要来了。

没有太多犹豫,何仙姑夫从工作室转型,成立了济南佰视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并在2014年获500万天使轮投资。

● ● ●

从单打独斗到团队化运营

公司成立后,何仙姑夫实现了内容的持续更新,每周至少两期节目,并扩充新的内容品类,做内容矩阵的布局。

他们组建了六七个粉丝群,每次要出新的作品,有了新的想法,都会优先征询这些粉丝的意见,比如一个节目出三个备选题目,扔到群里让粉丝来选。

何仙姑夫,融资,短视频

团队也逐渐随着内容的增加而扩张。2014年底还不到10个人的团队,到2015年增加到30人。

今年,分公司(北京何仙姑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)落地北京,与济南的内容团队配合衔接,负责开拓市场。目前整个团队接近40人,架构也较为成熟,一个节目有后期、编导、演员、主持人,也有包装设计等等。

刘飞告诉新榜,目前主要的品牌栏目除了《麦兜找穿帮》《妹子说热剧》,还有《囧闻一箩筐》《姑夫游戏圈》《姑夫穿了个帮》等等。

何仙姑夫,融资,短视频

此外还涉及一些网剧和网络大电影。

比如2015年上线的《花千骨外传》,点击量在3000万以上;最近何仙姑夫参与出品的《丧尸屠城2》,上线两个小时播放量近200万。

刘飞说,这部网大还获得亚洲新媒体电影节最佳影片的提名,他们主要负责线上营销策划。

此后,刘飞预计每个月出品1-2个网络大电影,主要采取和其他公司联合出品的方式,但短视频依然会是他们的发展核心。

“主要的盈利模式,还是以广告分成和商业合作为主。其次有一些电商、游戏产生的收入,会跟游戏运营商合作。” 据刘飞介绍,此次融资过后,将增加每档节目的投入,致力于内容精品化,此外主要用以两地办公成本,以及线上线下的运营和品牌的打造。

从交出的第一个视频到现在,何仙姑夫早已不再仅仅是刘飞的一个网名,而成为一个品牌IP、灵魂icon,以及他们想要打造的泛娱乐视频品牌。

换句话说,何仙姑夫开始与刘飞分离,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:逗比、传递正能量、积极乐观的搞笑视频达人。

何仙姑夫,融资,短视频

▲何仙姑夫更为人熟知的微博头像

围绕这个角色,他们制作了一些衍生品和周边,不过目前主要作为粉丝送礼,或平面漫画。

同时,他们还尝试与淘宝合作做直播、加入优酷“边看边买”尝试视频电商,并签约了包大人、卡卡等艺人与网红。

● ● ●

短视频行业处在洗牌期,

姑夫也害怕有不被喜欢的一天

7月初,何仙姑夫团队出了一个名为《是霍躲不过》的搞笑短视频,@微博搞笑排行榜、@喷饭菌、@搞笑皮哥、@腐女大本营 等众多微博大V自发参与转发,很快又拿下数千万播放量。

何仙姑夫,融资,短视频

“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有意识地去策划一个爆款视频,首先要大致了解最近流行什么样的作品,其次我们会时常回看后台播放数据和微博热门话题,结合热点、大众时下最关心的事,通过好玩的方式做出来。”刘飞说。制作这样的爆款视频,是他们的日常命题。

最近,他们在做一档“三分钟演完《余罪》”的视频,《余罪》在不久前大火,又有不少潜在的槽点,刘飞觉得这会是下一个何仙姑夫出品的爆款视频。

“坦白说,做爆款真的没有方法论。”刘飞说。虽然对自己的网感有绝对的信心,但随着短视频市场的全面爆发,他也坦诚,今年觉得压力真是比以前要大很多,困难也会多很多。

短视频的内容创业的确迎来了好时代,但也意味着更多创作者的集中涌入,再加上对接资本后要承担更多的责任,他必须更严格地要求自己,以完成“不姑夫这个时代”的念想。

每周,刘飞都会组织节目例会,格外重视数据和网友的反馈,而不像以前那样以主观意识为主。

何仙姑夫,融资,短视频

▲他们组建了诸多粉丝群,时常征询建议。此外,公众号里还有不收费的游戏,但在玩到一定阶段需要充值,收入由游戏开放商与何仙姑夫五五分成

“短视频这个行业现在处在洗牌期。从去年说内容创业元年,到今年的爆发,经过这一轮发展,今年年底或明年就会出来一批真正能沉淀自己特色的内容品牌。”为了做战到最后的那一批人,他感觉自己的节目“每时每刻都需要改版”。

毕竟观众的选择性越来越多,刘飞也担心,“怕哪天大家突然不喜欢我们了”。

距离2011年已过去5年之久,最初关注何仙姑夫那批粉丝,也早已离开学校,逐渐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。有时候,他们会跟刘飞留言,聊起自己如何如何关注何仙姑夫的这些年。

刘飞说,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对你说,我是听你的歌长大的。

他瞬间感觉自己老了,同时觉得自己做的事还是有价值,哪怕只是在茶余饭后给人们一些可以消遣的东西。

● ● ●

新榜: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恶搞吐槽视频只是看了就过了,并没有太大的价值,你怎么想?

刘飞:短视频的卖点基本都在吐槽,或者说泛娱乐视频做吐槽,垂直视频讲知识。现在很多火的短视频,比如papi酱,大家要么吐槽剧,要么吐槽生活,或者吐槽一些别的东西。吐槽的确能在短时间内引发共鸣,让人自发地传播和关注,不痛不痒,反而没有人看。

新榜:何仙姑夫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找穿帮啦,想知道你的找穿帮神功是怎么炼成的?

刘飞:一开始是我一个人找,以为是学电视专业,知道什么时候更容易出现穿帮。比如场景切换、古代的大场景。慢慢发现很多网友也喜欢找穿帮,他们喜欢自己发现的东西被别人证实。现在我们的微博微信每天都有很多人来跟我们说,他在第几集看到穿帮,甚至把几分几秒截图给我们,其实一来给我们省了很多精力,二来也是良好的粉丝互动。

新榜:其实做网络视频比较常见的一个问题是版权问题,你们是怎么做的?

刘飞:我们现在做的是影视剧居多,一是跟平台合作,他们会买这些剧,然后找我们做营销,我们做过很多影视剧的营销;二是有些片方会直接找到我们做营销,也是做穿帮吐槽,他们觉得这种好玩的方式能在网上产生更多的曝光。其实一部剧拍得再牛逼,也是有可能有穿帮的,找穿帮本身只是供观众消遣娱乐。

这也是一种在短视频商业模式上的新探索吧,不单单做广告植入,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做内容营销。现在跟很多剧都是这样玩的,还会深入去做这部剧的新媒体营销,做它在整个网络传播的策划。所以比如我吐槽穿帮,说最近又上了一部大剧、一部雷剧,可能都是在做广告,广告狗(笑)。

我们也会重视版权问题,主张原创化,比如在一期节目中加入更多原创的东西,有原创短剧、演绎,演播室也会加入真人等模式。

其实央视也报道过,研究影视剧找我们做穿帮是对还是错。去年我们还跟央视一档全媒体幽默视频互动节目《博乐先生微逗秀》合作,做了连续四期的穿帮特辑。

热门搜索
"站长新闻"所有分类
最新 | 排行
热门"站长新闻"